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追踪66亿网络赌局金字塔
 

  3000亿元。由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提供的该项数据称,2008年,我国通过网络赌博流至境外的赌资,就是这个数字。3000亿元是个什么概念?海南省2008年的GDP不过1466亿元;包括众多基础设施投资在内,3000亿元至少可以举办两次成功的北京奥运会。

  这一天是2009年1月18日。作为被告,他要和其他19人一起,接受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下称“普陀法院”)的庭审。

  当日8∶30,上海的天空阴转多云。为了应对建院以来被告人数最多的这次开庭,普陀法院动用了该院最大的201法庭:被告席上临时添置了椅子;由于法警人数有限,普陀法院还不得不借调了新警力。

  这一切都是因为钱葆春们的“能量”:利用境外赌球网站,短短两年内,钱葆春、邹军、刘必清等20名被告疯狂接受的投注赌资高达66亿元。这是建国以来沪上最大的网络赌博案。

  2006年初,在一家酒吧,钱葆春偶遇了索尼。想不想做庄?想不想发财?几杯酒落肚,索尼的两个发问,将钱葆春被酒精和欲望刺激得极度兴奋的胃口迅速地吊了起来。

  原来我也可以做庄!我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大发横财!钱葆春毫不犹豫地走上了网络赌球的“不归路”。索尼为钱葆春在境外著名赌博网站“新宝”(又名“皇冠”)网上开设了一个股东代理账号。与钱葆春的经历大同小异,邹军结识了澳门人“阿华”,并顺利成为其下线,在“太阳城”网站开立了赌博账号。

  这样的情况在当时国内一些经济和网络都比较发达的省会城市、大中城市屡见不鲜。彼时的大背景是,1995年在境外兴起的网络赌博已经在中国境内渗透了5年多。由于这些地区的人均收入水平较高,网络普及率高,钱葆春们经常会接触到境外网络赌博公司招揽代理和会员信息广告的诱惑。而网络赌博最常见的形式是赌球,一些球迷受增加看球刺激性、追求经济利益双重心理的诱导,在网上下注赌球的行为已经相当普遍。

  然而即便如此,怎样才能发展更多的下线和会员投注,却成了深深困扰钱葆春和邹军的难题:网络赌球的“马太效应”很明显,没有足够规模的下注者,奖金少,就越发难以吸引新会员下注。

  2006年2月的一天,钱葆春、邹军和新加入的刘必清,与阿华在上海某宾馆探讨起了“合作”事宜。经协商,钱、邹、刘三人决定合作开设“新宝”K247、K206及“太阳城”LOVE等赌博网站,三人共同承担风险,各自发展下线以及代理和会员。由于三人拿到的都是股东级账号,每人占“合资公司”1/3的股份。

  也就是从这时起,他们开始不断开设并发放赌球网站的账号,并各自发展网站的下级代理和 “会员”。所谓“会员”,实际上就是赌球者,钱、邹等让他们加入,就是为了让他们下注参赌。

  在2006年7月10日德国世界杯闭幕之前的这段时间里,钱、邹等人先后“发展”了近10个下级代理,并由他们各自再去申请账号、发展下线会员。

  事实上,境外赌博网站、境外庄家、境内股东(亦即“境内庄家”)、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会员等涉赌人员,就这样形成了赌博生态圈的金字塔结构。举例来说,“新宝”网居于该金字塔的“塔尖”,索尼属于境外庄家,钱葆春是境内股东,钱葆春名下可以开设数量更多的代理账号或会员账号。两者的区别在于,代理账号下还可以再开设下级代理账号并享受投注优惠,而会员账号则只能用于网络赌博投注。

  按照金字塔上窄下宽的递延方式,所有下级账户中的资金流转及投注情况都从属于上级账号,上级代理可以从中分得相关利润。

  德国世界杯小试牛刀,钱葆春们的胃口迅速膨胀。为了便于管理、掌控赌博账户中的投注、输赢以及进行利润交割,钱葆春们的“金字塔”中开始出现了第一批专为参赌服务的“马仔”,也即行话里说的“操盘手”。

  “我从2006年9月开始做操盘手,手头5本账册里记录的只有他们(参赌者)的姓或代号。”钱葆春的“马仔”陈钧杰透露,自己的日常工作并不复杂,主要是维护网站、按钱葆春的要求开设下级账户、看账、对账等,“每个月底,我把客户输赢报给他(钱葆春),然后我们再进行对账……他(钱葆春)告诉我每个盘口每个人所占的比例,我才能算账,一直持续到2007年底。”

  在不介绍其他会员参赌的情况下,陈钧杰每月可以从钱葆春处领到7000元。为了保密,钱葆春还给陈钧杰配置了手提电脑,并要求他尽量用MSN或QQ等工具进行对账,少用电话。没想到,最终,这些电脑里的记录成了检方的重要证据。

  此外,钱葆春手下还有另一类“马仔”,像周伟明等人,就专门负责帮助钱葆春等上线与下级代理交割赌资、分配赌账。

  在钱、邹、刘等人的“精心”发展下,2008年5月1日到6月1日,“新宝”网的投注额达1.59亿元;2008年5月1日至23日,“克拉克”网站的投注额达4.4亿元;2006年11月至2007年7月底,“太阳城”网站接受的赌资更是高达60多亿元。两年内,钱葆春等代理的赌博网站账号累计投注额达66亿元。

  2007年4月,上海尊龙夜总会,钱葆春、邹军又坐到了一起,2007年4月、2008年4月,他们又分别申请了“太阳城”、“克拉克”等几个境外知名赌球网站的“股东代理账号”。一方面,这固然是为了应对不断增多的需求,另一方面,不同网站的赌资分成比例不尽相同,分成比例高的网站总是对钱葆春们有更大的诱惑。

  “要‘开设’赌球网站,首先要找到愿意合作的国外赌博公司。”钱葆春说,在中国“庄家”们眼里,澳门、马来西亚等地的赌博公司比较容易接洽,“在双方都比较满意对方的情况下,赌博公司会给庄家一个网站和一个股东账号,庄家凭借这个股东账号就可以进行赌博活动。”

  拿到股东账号后,为了“扩大影响”,庄家首先会千方百计寻找下线,并与其约定将盈利的一部分给下线。随后,下线会在各地大量寻找赌徒。通过网络下注的模式,让国内涉赌者轻而易举地参与到国外赌博公司的下注中。

  “我们 (庄家)赚的钱,主要由三部分组成。” 钱葆春供认称,最少的一部分是国外赌博公司给的“工资”,“一般每个月就几千块钱,这一块是固定的。”

  第二部分是收入的“大头”,即境内庄家与赌博公司签订协议时所约定的赌资分成。“一般来说,赌博公司会与庄家三七分成,赌博公司从盈利中抽取三成。”当然,剩余七成盈利并非全部落入钱葆春的腰包,他还要从中拿出部分,交给下线作为“工资”。

  此外,“股东”们还有“返水”。作为钱葆春们第三部分的盈利来源,“返水”是上线对他们有效投注额的返利,也即通常理解的“分红”。涉赌者有效投注后,无论输赢与否,庄家都会得到赌博公司的红利,额度通常为投注额的2‰~5‰。

  “庄家与赌博公司赌资的交接,也有一套十分严密的体系。”钱葆春们还供认,一般赌博公司会与庄家约定,在庄家“盘”中的赌资到达一定数额后,赌博公司就要派专人在指定的时间到指定的地点进行交接。钱葆春与其上线万元,地点在上海澳门路的一家饭店。

  至于各代理账号之间如何进行利益分配,钱葆春在法庭上供认:“我们到手的都是股东条件的赌博账号,‘新宝’网是二八分成,两成交给赌博公司,八成中我们有的留一两成或不留。另外按有效押注量的大小获8‰~12‰的返水,我们留2%~5%,余额返下线……‘太阳城’的分成是押注总量的8‰,我们全额返下线%,其余返给下线。”

  普陀法院查明,两年内钱葆春等按 “分成”和“返水”等方式,非法获利160余万元。这些钱,主要由赌博公司以商业的名义转给了钱葆春等,因此不容易被发现。

  66亿元投注额仅获利160多万元,看起来,网络赌博庄家的获利并不丰厚,钱葆春们为何痴迷于此?

  “庄家永远只赢不输。最后输钱的,肯定是处在底端的赌球者。”操盘手陈钧杰供认,由于现在的网络赌球多采用“金字塔”式的运行结构,赌球者总是处于网络赌球“金字塔”中的下级平台,根本看不到上级平台的情况;但上一级平台却能够轻松监控到所有下级平台,包括“下级代理的全部投注情况、参赌人员的具体信息等”。

  利用这种上下级平台间的信息不对称,赌博公司可以轻而易举地开出有利于庄家的盘口和赔率。“为了做到‘稳赢’,网站会保证每次推出的赌盘不会‘下注一边倒’;万一出现一边倒的局面,他们也能想办法平衡下注的方向。”这样,赌博公司总是能够攫取稳定利润,最后输钱的就是那些处在底端的参赌者。

  “庄家”的获利方式也决定了其“只赢不赔”的结果:“比赛结果虽然难以预测,但每一个庄家都要向其下属会员抽头。所以无论比赛双方谁输谁赢,庄家都能只赚不赔。”

  当然,庄家要想稳赚不赔还有一个前提——投注者一旦赌输,能够付得起所有赌资。2006年6月~2007年7月中旬,刘必清曾与邹军发生了矛盾:在钱葆春的“新宝”网K247账户中,刘必清的下线因被“打爆”收不回赌资,但刘为其做了担保,因此钱葆春的上线索尼找到了钱葆春,要求赔款50万元。虽然钱葆春为刘必清垫赔了这笔钱,但邹军强烈反对,为此,刘必清一度从3人的合作中退出。直到2007年7月,陈钧杰“成功”做了一笔账,每人分得了50万元,刘必清才重返“新宝”网。

  据陈钧杰供认,网络赌球的特点是非常隐蔽、不易监控,由于我国对境内赌博的打击非常严厉,所以很多赌博公司把赌博网站设在了境外。同时,在网上,因为没有实物伴随,所有的交易都是数字,涉赌者更容易淡忘了“真金白银”的“牵绊”。此外,传统赌博需要召集赌客,寻找场地,万一有人举报,就会被警方“一锅端”。而境外赌博公司实力强大,庄家为了获利,常常不惜巨资收买某些比赛的关键球员影响比赛结果,这都不是钱葆春们能够做到的。

  钱葆春的供认也可对此加以佐证。即便站在被告席上、身为最大庄家之一,他却对自己手下有多少名代理、具体账目究竟如何,仍自称毫不知情:“我只是口头跟他们约定了分配比例,保证我能分到25%。但他们发展了什么人、具体‘业务’怎样,我都不清楚。大部分代理我也不认识。”

  庭审整整持续了近8个小时,普陀法院并未当庭宣判。庭审结束后,3辆呼啸的警车拉着警笛将钱葆春们送往看守所,只留下他们的亲人望着远去的警车挥手。

  自抛出2006年我国网络外流赌资高达6000亿元的判断后,王薛红就一直处在传媒的包围圈中。

  尽管外界对该数据可靠性的质疑良多,但王薛红不为所动,她坚持自己到福建的地下赌场调研,以求更接近事实真相。

  《中国经营报》: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查处赌博案件17.9万起、涉案人员58.4万人。那么,我国的网络赌博金额到底有多大?

  王薛红:统计数据认为,合法与非法赌资之比通常为1∶10。2007年,我国彩票销售额为1010亿元,据此估计,当年非法赌资可能高达1万亿元左右,这里就包括地下非法赌博和赌球的投注额。据估计,我国的地下赌场不下1000个,而且每个赌场都有着惊人的利润。2007年在福建省的一个地下赌场,我进行过实地调查,那里一天的流水额5亿元,一年流水额近1800亿元。

  相关资料显示,目前国际上共有超过1400多个赌博网站,赌资数额巨大,参赌人数众多,仅世界杯期间全球博彩公司的赌球金额便高达100亿欧元,其中超过60%的增量赌资,来自中国内地和东南亚。

  《中国经营报》:近年来上海网络赌球的涉案金额呈 “三级跳”趋势。 2005年9月,公诉投注金额不过1.5亿元;但2007年3月,卢湾法院宣判的投注金额累计已达52.5亿余元。这其间的暴增根源是什么?

  王薛红:首先,网络赌博蕴藏巨大利润。网络赌博参与的人数更多,参与赌资巨大,获利也巨大;其次,互联网的隐蔽性有利于网络赌博的开展。在互联网上经营赌博业,没有物理场所,更加隐蔽;最后,网络赌博的成本低。网上赌博没有场所,开放时间是24小时,通过信用卡来支付,零房租、零物流、迅速的现金流动,使在线赌博的运营成本低廉。

  我国地下网络赌球活动大规模爆发是从2002年日韩世界杯开始,以后逐年猖獗。我们发现,2006年中国由于网络赌博而流到境外的赌资超过6000亿元,相当于全国福彩、体彩一年发行总额的15倍。以著名的“新宝”和“新宝盈”为例,两赌博网站的团伙成员众多,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新宝盈”1个月的国内累计投注金额就高达136亿元。

  近两年这一数字虽然有所下降,但依然维持在3000亿元以上,而且每到重大体育赛事期间这一数字都会暴增。

  王薛红:建议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禁赌法》。网络赌博之所以蔓延迅猛,关键在于赌博和赌资交易电子化,难以调查取证。一方面,在打击处理由货币转为筹码,再转为电子交易的网赌方式时,无论是经验还是技术与能力方面,公安部门此前都是空白。网赌的流动性大,易于销毁犯罪证据——犯罪分子可以通过删除电脑记录、银行账户等方式使证据缺失,警方只能掌握查处时看到的证据。

  另一方面,互联网无国界,警方只能关闭在内地租用的服务器,而现在往往源头在境外,形成无法取证、无法根除的局面。警方和司法部门都很难查清他们全部的犯罪金额和非法牟利总额,只能根据最后一次现场缴获的赌资进行定罪。不同于传统的赌博犯罪,网络赌博犯罪具有跨地域、链接便捷、操作简单、资金划拨迅速、隐蔽性强等特点。期待推动相关司法解释工作,明确网络赌博犯罪的证据标准和有关电子证据的法律效力问题,以保证调查取证的顺利开展。

  搜索 “皇冠”网,在这个号称亚洲最大的赌球网站上,钱葆春曾使用过的账号K247仍被保留着。

  皇冠网的相关网页中,详细介绍了开户、加盟、下注的操作方式,并详细罗列了欧洲5大联赛的投注。加盟信息显示,要想成为该网站的区域代理,必须拥有交易量过300万元的投注额,境内“总代理”交易量必须过50万元/天,代理商则要求过10万元/日。

  分红方面,皇冠网“股东”代理每月须向公司上层交纳盈利所得数目的15%,“总代理”上缴10%,而代理商则是5%;佣金(即“返水”),股东可获得每月交易量的2.25%,总代理和代理商可分别获得1.75%、1%。

  为了吸引投注者,网站允诺500元就可以开户;新开户2000元,还可以送10%的彩金。该网站上还挂有另外一个网络赌球网站太阳城的代理广告,而“太阳城”也正是钱葆春等人曾使用过的赌球网站。

  据警方介绍,皇冠网在参与赌球的投注者当中拥有相当的知名度,2007年贵州警方曾侦破过一起利用该网进行赌球的大案。仅2007年8月到9月,该网站的投注金额就高达1700多亿元;同年1月到9月,我国境内在皇冠网的投注额超过50亿元,是当时我国破获的国内涉案投注金额最大的网络赌球案。

  警方查明,皇冠网曾偷设在我国内地的一个重要的股东级平台,位于贵州省贵姚市小河区一间不起眼的出租屋内,并在内地大肆发展各级代理。该赌博网站平台内组织严密,交易依靠内部约定俗成的暗语、行话进行。

  赌资往往以电子货币形式进行,赌博团伙通常只开设临时账号。钱到账后,马上以亲属间汇款等私人名义划走,只有少量通过专人进行面对面的人工交易。警方要想搞清楚这个庞大的赌博组织的内部结构和分工,锁定犯罪证据十分困难。

  最终,警方不得不通过高科技手段秘密进入了这个赌博网站严密封闭的内部系统,才获取了该网站一份没有来得及销毁的财务总报表。

  据警方相关人士介绍,该案发生后,皇冠网在内地被关闭,并受到严密监视,但由于赌博猖獗,在境外机构运作和境内涉赌者的呼应下,皇冠网一度死灰复燃,深受网络投注者的“宠爱”。

  此外,《中国经营报》记者还找到另外一家号称英国最大的合法博彩公司的网站——bet365,尽管在我国内地被关闭,但这家在140多个国家拥有200万名客户的赌球网站,拥有英文、繁体中文和简体中文3个页面。

  bet365的页面上,从篮球、足球到网球、曲棍球,甚至赛狗、赛马等10多项体育运动的网络投注方式清晰,此外还有扑克、赌博游戏等项目的投注。作为一家完备的赌博网站,为了吸引新用户,bet365不仅只是设定了50元的最低开户资金,同时还将为新开户者提供15%的开户优惠奖金(最高500元)。为了吸引投注者,该网站还开辟了诸如21点、欧式轮盘等的赌博小游戏专区。

  按照bet365网站的自我介绍,这家公司号称英国最大的合法博彩公司,其体育投注执照由英国赌博委员会颁发,其他业务则由直布罗陀政府所颁发的执照来经营。作为英国正规上市企业,有几百亿美元的雄厚资金作为保障,付款及时。《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该网站的最小投注金额只需2元。

  知情人士称,比较受中国投注者欢迎的赌球网站是皇冠、永历、克拉克和太阳城。这些网站的网上赌球链条组织、传销模式十分相近。

  在内地,先是由具备一定经济基础的社会人员与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湾以及泰国、马来西亚等地的赌场公司或赌球大庄家联系,由他们提供网上投注线路和系统,回国后发展各级庄家、下线小庄家和参赌者,以代理的方式,形成金字塔式的赌球组织。因为参赌者往往是一个圈子,关系相近所以甚少遭到举报,而这些网站多以商业的名义给客户转账,所以客户收到的款项往往不会被银行冻结。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