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天乩之白蛇传说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天乩之白蛇传说》是由尹涛刘国辉执导,杨紫任嘉伦茅子俊李曼领衔主演的古装神线]

  该剧由民间神话故事《白蛇传》改编而成,讲述了小白蛇白夭夭与药师宫宫上许宣前世今生、跨越千年的爱情故事

  药师宫宫上许宣和师妹冷凝行医救人,在桃花节和白夭夭邂逅,历经波折两人终成眷属。但白夭夭为救许宣盗取仙草,触犯天条,病愈的许宣忆起前尘往事,只身救回夭夭。师妹冷凝嫉妒白夭夭,引得蛟龙出世,为祸人间。白夭夭为了自我救赎,被齐霄于雷峰塔下,许宣悲痛欲绝,不恋红尘,遁迹禅林。小青听得白夭夭规劝回山修炼,二十年后,白夭夭重见天日,与许宣因果已解,齐霄了断尘缘,遁入空门。

  早在天地初始,对抗妖帝的战役中,白帝徒弟凌楚和青帝徒弟紫宣立下赫赫战功,名动仙界。故此,青白二帝为两人定下千年之约,千年后大战一场,看谁的徒弟才是仙界第一人。这一日,凌楚又追着紫宣要一较高低,两人的比试却被迷路的小白扰乱。

  凌楚、紫宣同黑蛟龙在东海打斗,突然接到昆仑传音符。紫宣担心昆仑山出事,让凌楚先回去查看。昆仑山上,众弟子因饕餮失踪而慌张,凌楚取昆仑镜打算重新设置结界。昆仑山的结界打开,饕餮计谋得逞,趁机重伤凌楚。白帝及时归来救下凌楚一命。受伤的凌楚心火缠身,白帝命凌楚即刻去九奚山休养。经过三天三夜的大战,紫宣将精疲力尽的黑蛟龙收入锁妖塔中。

  青帝发现紫宣的元神被饕餮所伤。原来,紫宣是故意借此机会受伤,无法飞仙离开九奚山闭关。青帝质问紫宣是否动情,并下令要小白离开九奚山。以前的紫宣,绝对不会忤逆青帝半分,如今却为了小白与青帝顶撞。紫宣因元神受损夜夜饱受痛苦煎熬。凌楚感慨小白果然是紫宣的劫数。骊山圣母送紫宣冰花助他恢复元神。

  凌楚以血为引开启锁妖塔。锁妖塔若没收到妖,就会反噬开启者凌楚的元神。小白前来相助,紫宣担心小白一身的妖气会被锁妖塔一块儿收走。小白甘愿牺牲,提出要自己作为祭祀。紫宣为救小白、凌楚二人而牺牲自己,仙气散尽。凌楚没想到是他造成了紫宣的劫数。紫宣临终给小白起名白夭夭,并要她以白夭夭的身份活下去。

  小青潜入药师宫偷拿出很多珍贵的药材。小青在小妖们面前炫耀时,偷出来的药草却都变成了杂草。白夭夭一直听闻有人冒充她家师骊山圣母的名号,于是追寻到小青的洞府。白夭夭和小青相约比武,小青骗白夭夭若赢了自己,便拿蟠桃给白夭夭吃。

  药师宫的一众人下山看桃花节。桃花节上,带着面具的许宣错认了带着面具的白夭夭。小青碰上清风、冷凝,双方再起争端。小青以牙还牙咬了冷凝,冷凝中妖毒晕倒。许宣从摊贩手中掏钱救下蛇。许宣的举动令白夭夭不断想起紫宣。

  白夭夭见地火处结界十分强大而心中疑问,不解为何药师宫会有仙力高深之人所设下的结界。白夭夭得知人可以进入地火处结界,于是打算卸去仙力进入其中,借助结界逼出体内灵珠来为冷凝解毒。白夭夭在山洞里用灵珠救人。小灰出现怂恿逃出降魔杵的小青趁机夺灵珠。原来饕餮抓走了小灰家人,并指使小灰背后捣鬼。白夭夭消耗自己的千年灵珠来救冷凝。小青觉得白夭夭作为妖不应处处站在人的立场,于是取走了灵珠。白夭夭因灵珠被拿走而受伤。

  紫宣生前用自己的魂魄化作结界,封印住了蛟龙。如今火界已破,青帝唯恐有人故意为之,恐要再生一场大祸。饕餮依照妖帝的推算,破了紫宣留下的结界,打算跟妖帝联手破掉剩下的结界。 许宣为白夭夭医治好后,他用要求偿还诊费的说法进行挽留,要白夭夭留在这儿去丹药房做工。

  宣找出治疗疫症的关键是八星莲子,但此物可遇不可求,深陷西湖污泽之地,水性再好的渔夫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白夭夭主动提出去找寻八星莲子。白夭夭取八星莲子之时被其叶子所伤,险些引来蛟龙。鲤鱼精红芯及时相助,带起离开。许宣细心照料被八心莲子的叶片所伤的白夭夭。

  许宣被瘟妖所伤,开始避不见人,并将药师宫之事系数交代给冷凝。冷凝为见许宣找来却惨遭训斥。白夭夭对许宣的状况无能为力,唯有稍微缓解他的疼痛。许宣今日举动同以往派若两人,所有命令让白夭夭代为转达,此事引得药师宫众人非议。

  白夭夭听了元一的话,觉得无疾兰的果实也许可以对付无疾兰之根炼制而成的妖。白夭夭去蓬莱仙山取果实。许宣离开后,白夭夭每天闷闷不乐。白夭夭误以为许宣喜欢冷凝,打算等事情结束就离开药师宫,离开许宣。白夭夭中了瘟妖的诡计,进入了许宣的元神之中,她见到紫宣正变得越来越微弱。

  许宣欲带受伤的白夭夭进药师宫疗伤,却被冷凝阻拦。冷凝认为由于伏魔山庄和金山寺的关系,留下白夭夭便会惹麻烦上身。许宣为医治白夭夭,不怕与天下为敌,带着白夭夭一同离开。许宣特意为白夭夭准备了桃花林这个疗伤的圣地。许宣一想到白夭夭心跳就不规律,他误以为自己患了病。

  小王爷赵瑜三年前从渔夫网中救下的鲤鱼正是红芯。如今小王爷贴告示寻找救命恩人,红芯不想让小王爷看到自己被毁的容貌。小王爷认错了冷凝为救命恩人,在见到红芯脸时却感到害怕。红芯听许宣提过,断阳宗的毒经能够快速医治她的脸,于是偷入丹药房,却被冷凝发现。红芯犯了药师宫的宫规,冷凝让其自行离开。白夭夭为红芯的事来找许宣求情,两人想法不谋而合,觉得将断阳宗与明决宗的法子合二为一,兴许可找到折中的法子来医治红芯脸。

  红芯别无奢望,只求能跟瑜郞,执意不肯归还冷凝的脸。红芯不是白夭夭的对手,于是拿出准备好的雄黄抵抗。白夭夭进入池水来隔绝烟雾,许宣虽不谙水性却也跳下水想要相救。白夭夭为救许宣给他渡气,许宣发现白夭夭原来就是出现在他梦中的女子。

  冷凝之前中过小青的毒,白夭夭用体内灵珠为冷凝医治。白夭夭的灵珠凝聚上千年法力,曾在冷凝体内短暂停留。白夭夭担心会有事变,叮嘱冷凝善恶一念间,劝告切勿心中起邪念。许宣认清自己已经爱上了白夭夭。婚约之说是为了应付小王爷的谎言,许宣劝冷凝不要假戏真做,并说明自己对冷凝止于师兄妹之情。

  夭夭从道义出发帮助了许宣,但是却知道赵瑜放弃,就意味着许宣和冷凝可以结婚了。眼看许宣和冷凝的婚礼就要顺利举行,打算伤心离去,小青替白夭夭抱不平,觉得是白夭夭最先遇到了许宣,又深情等待了一千年,小青偷偷给许宣和白夭夭创造机会。

  原来,许宣已经在大婚前一天告诉冷凝,被形势所迫的婚礼不必举行,让冷凝把嫁衣交给姐姐许娇容以弥补遗憾。但是冷凝却没有把这一切告诉白夭夭。许娇容和李公甫补办婚礼。许宣找到躲在断桥下的白夭夭,白夭夭这才知道许宣这两天故意不说穿自己根本不会跟冷凝结婚,是为了逼白夭夭承认喜欢自己。两人定情,牵手离开。

  冷凝发现红芯跟着赵瑜来到了金山寺,红芯不敢让赵瑜看到自己毁容的脸,冷凝以帮红芯保守秘密为要挟,要求红芯日后替她做一件事。许宣和白夭夭救了晕倒的夫人,才知道这位夫人正是小王爷赵瑜的娘,两人不禁唏嘘如此一心向善的母亲却生出那样的儿子。

  原来冷凝杀死了小王爷赵瑜,打算嫁祸给白夭夭。结果当李公甫前来捉人,许宣却挺身而出替白夭夭顶罪。李公甫秉公捉拿了许宣。齐宵等众人都觉得许宣在说谎,但是许宣坚持不肯说出实情。李公甫的上司觉得这么大的案子有人认罪最好,不愿意认真细查,最后审理的结果,许宣要在三日后被问斩。许娇容和李公甫大闹,李公甫也无能为力。

  白夭夭冲进牢房劫狱,许宣却不愿意跟她走,原来许宣根本就知道冷凝才是真正的凶手,但他既不想让白夭夭受委屈,也不能让冷凝被抓,他坚持要用一生去偿还冷凝,但是白夭夭却觉得冷凝要为自己造的孽负责。

  许宣回到药师宫,惩罚冒失劫狱的断流,断流不认罪。许宣决定离开药师宫,按照药师宫宫规,他给冷凝下了她曾给红芯下过的毒,如果冷凝可以在十二个时辰内解开,她就可以接任许宣成为下一任宫主。同时,许宣也告诉众弟子,谁能救得了冷凝,就可以成为新的宫主。

  白夭夭想见许宣,但是许宣躲在金山寺不愿见她,白夭夭便天天在金山寺门口徘徊,她终于明白了许宣的心思,决定帮许宣一把。金山寺的密信周围,出现了一条白色的灵蛇日夜缠绕,众人都说天生异相,信内必有玄机,纷纷竞标。许宣认为小白蛇是当年他救助过的那条前来报恩,根本没意识到这就是白夭夭。

  许姣容教训许宣,不愿意让白夭夭跟许宣结婚,却更不愿意让王三娘抢了自己媒婆的生意,许姣容只好不情不愿去跟白夭夭提亲,没想到白夭夭立刻答应,许姣容只好答应他们在一起。齐霄打算在他们结婚前用桃木剑让许宣忘记一切,白夭夭阻拦。许宣知道桃木剑的真相,决定亲自保管桃木剑。

  小青在众小妖的参谋下看了一些古代爱情的书,觉得书里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决定为了小白好好考察许宣,看许宣对白夭夭是不是真心的。婚礼将近,白夭夭和许宣畅想未来生活,城南有人突发急病,让许宣前去诊治,许宣到了发现是那片紫竹林。

  原来引诱许宣前来紫竹林的正是饕餮,饕餮正想杀掉许宣,白夭夭和小青前来救人。紫竹林处的第三处结界已破,许宣的元神紫萱出现。斩荒阻拦了饕餮的追杀放走了众人,而斩荒所做这一切,竟是为了等待小青。

  冷凝故意带着齐霄等人前往洞房看好戏。许宣在洞房没有见到白夭夭,却发现了一条白蛇,许宣回忆往事,猛然意识到白蛇就是白夭夭,但白蛇此时因中毒妖性大发,将许宣咬伤。齐霄作为捉妖师要斩杀蛇妖,小青不顾受伤,拼命阻拦。但其实,齐霄是为了把白蛇的原型打散,好让白夭夭恢复人形。

  白夭夭进入蓬莱幻境,以为见到了紫宣,觉得是自己当年拖累了紫宣,决定把命还给紫宣。齐霄闯入幻境,最后一刻唤醒了白夭夭。冷凝摆脱毒丝,潜入许家查看许宣的病症,得知许宣已经知道了白夭夭的蛇妖真相。齐霄坚持陪白夭夭继续前往夺取仙草,白夭夭要齐霄答应自己,无论如何,不要与仙界的仙人发生矛盾。小青发现许宣身上开始传出大量的寒气,连聚魂灯中都散发出一股死气,众人焦急却无办法,小青决定去乱石岗求黑山老妖帮忙。

  许宣醒来之后,记忆来停留在遇到白夭夭之前,奇怪自己为什么离开了药师宫。小青假装自己对许宣情意绵绵把他诓出来,却很快被许宣戳穿。许宣问小青谁是小白。晴天突降霹雳,齐霄知道这是天雷之刑,担心与白夭夭盗取仙草一事有关。师兄告诉齐霄有个明心湖与九重天相连,可以窥见天机,或许能化解天雷。

  许宣回忆起当初是紫宣时将青帝赐予的灵泉之水给小白喝下,决定哪怕违背天意,与九重天作对,也要去找白夭夭相守与共。许宣决心替白夭夭受天雷之刑。结果机缘巧合,齐霄替白夭夭抵挡了一道天雷。

  许宣找到白夭夭,白夭夭发现许宣不但没有忘记自己,反而元神紫宣真的已经回来了。两个经历了千年和生死却仍然相爱的人,发誓永远不分开。许宣要代替白夭夭撑过最后三道天雷,但是白夭夭知道凡人的骨血最多只能承受两道天雷,受了两道天雷之后,许宣晕了过去。白夭夭担心许宣,但她自己也已经生命垂危。

  仙鹤送来治伤仙草,许宣趁此向仙鹤道谢,谢她在百草仙君面前替白夭夭求情。然而仙鹤却指出,百草仙君与许宣早有仙缘,若非如此,以仙君的个性也不可能网开一面。许宣诧异,自己与百草仙君并不认识,仙鹤却道这些机缘巧合许宣日后便会明白。白夭夭和许宣待在之前紫萱的房间,回忆起往昔幸福快乐的时光。白夭夭感慨,那时的自己觉得读书写字太难,没想到做人居然更难,自己年轻不懂事,没能好好珍惜和许宣在一起的日子。

  许宣送白夭夭的第一个礼物就是去蟠桃林吃蟠桃的机会。为此,许宣和齐霄齐上阵,劝得白帝答应向王母请求在蟠桃林给自己办寿宴,但白帝并不知道许宣真正打的主意是什么。随后,许宣求得王母同意,白帝生日那天让凡间众小妖也可以到蟠桃林共同庆祝。许宣此举既为感谢小妖们当初的相助,也是为了让九重天的神仙明白众生平等的道理,不让任何人再看低白夭夭妖的身份。

  药师宫在蝶蔓的控制下广开药师宫大门,进行为期三十天的义诊,每天慕名而来的病人络绎不绝。小青的手下小灰打探得知宫里新来义诊的神医蝶蔓是一只蝴蝶精。小青怕这中间有阴谋,连忙赶来告知齐霄。谁知许宣早就察觉此事,不仅知道蝴蝶精蝶蔓,还知道饕餮化作蝶蔓的师兄一起隐藏在药师宫里。众人决定对付饕餮。许宣为了白夭夭的安全,让小青明日一定要将白夭夭送至骊山,小青不肯,许宣无奈,只得用紧箍咒来吓唬她。

  仙、妖有别,白夭夭为了不与许宣永别,决心好好修炼,早日修得大道。许宣为血月之夜做准备,每日钻研可以克制饕餮的阵法,齐霄也通过不断布阵与破阵来提高阵法。许宣指出,自己已沦为凡人,而饕餮是千年神兽,若要拖住饕餮,还得在阵眼借助外力。许宣和齐霄上蓬莱仙山寻求外力,说服百草仙君去昆仑山借白帝的昆仑镜给阵法增添神力。

  饕餮将妖帝斩荒给的噬心香点燃在明心湖附近,气味浓郁,被许宣和齐霄察觉。冷凝谎称这是从百草仙君处得来的,特意用来吸引小妖给许宣助阵的。许宣认为此战凶险,不应该将无辜的小妖卷进来。冷凝称香已经点燃,就算收回也来不及。许宣十分无奈。一群小妖聚集在明心湖外。想要助许宣一臂之力打败饕餮。许宣劝众小妖快回去,自己有办法对付饕餮。

  青帝和白帝意识到饕餮有意将小妖魔化,在人间引起厮杀,但却碍于天规,不能插手凡间的事。这时,白夭夭等人感受到一股强大的仙气。齐霄回忆起许宣入阵前的点点滴滴,意识到许宣可能借助饕餮的大部分魔气完成了蜕骨的邪道,同时最大程度地压制了饕餮肉身的强大。

  心痛不已的白夭夭回到骊山勤加修炼。与此同时,百草仙君上九奚山找青帝,死缠烂打要借冰镜看一下冷凝的下落。结果却是冰镜混沌一片,根本看不到冷凝的信息。百草仙君和青帝推测,冷凝又和饕餮混在一起了,冰镜的反常现象是饕餮透过冰镜在下战书。

  饕餮和藤妖两人欲破坏西湖结界。藤妖先去找小青打斗,利用许宣杀妖的事激怒她,令她情绪激动。然后,饕餮再逼小灰当面向小青供认背叛之事,令小青伤心不已,心神大乱。饕餮趁小青奔溃之际,向她下杀手。此时,白夭夭突然出现,拦下饕餮,救了小青。藤妖见此,故意和白夭夭打斗,将其引开小青身边。

  白夭夭在药师宫布局,引来冷凝,两人打斗中,与冷凝结仇的蝶蔓也赶来。冷凝说服蝶蔓先和自己一起对付白夭夭。许宣和仙鹤赶到,正见白夭夭以一敌二。许宣虽心中担忧白夭夭,却决定先不要插手,让白夭夭知道自己的不足,好日后勤加锻炼强大自己。

  斩荒修得万象令。万象令下,凡是妖族,必听统帅。斩荒决定先用白夭夭来试验万象令。白夭夭受到万象令的干扰,只觉身上突然出现了不明原因的巨疼。斩荒看见白夭夭难受的样子,突然心生不忍,并对其产生了熟悉之感。斩荒不禁对白夭夭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小青想借助昆仑镜闯上天宫,想要将四十九个小妖的泥塑放在蟠桃林里,让众小妖再圆一次上蟠桃林的梦想,结果被守护天宫的天罡卫发现。

  白夭夭和小青各舍去一半的修为净化了昆仑镜,同时也保住了性命。西王母用万年的仙力滋养蟠桃林中的小妖泥塑,这些小妖竟有了生命复苏的现象。许宣和白夭夭经此一劫,总算放下了心中的芥蒂。两人约定今后祸福同享,互不辜负,决定补办一场婚礼。

  大婚之日,许宣将之前被冷凝破坏的嫁衣用仙力补好。白夭夭从月老庙求来红绳给许宣带上,宣布所属权。潇湘仙子受伤后昏睡不醒,百草仙君救治时,发现她被取了心头血,且凶手一招致胜,法力强大。许娇容跟白夭夭说起有人向小青提亲的事,白夭夭很是诧异。

  冷凝与饕餮为伍后,一直帮饕餮抓捕小妖放在炉子里练妖丹,助饕餮增长功力。小灰将小妖接连失踪的消息告诉许宣,许宣猜测此事定与饕餮有关。药师宫的清风多次来到许府找许宣,希望许宣能重回药师宫担任宫上。许宣称自己当初离开药师宫的的时候闹得太过轰动,不适合再担任宫上的职务,不如作为普通大夫去药师宫义诊。

  小青、白夭夭与斩荒交谈之时,小灰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小青,金山寺今天晚上要给齐霄剃度。小青听闻后气不打一处来,和白夭夭一起风风火火地赶往金山寺。斩荒也向许娇容告别,称自己刚好也有事要离开。

  潇湘仙子醒来,道出妖帝回归的消息。青帝和白帝将追踪饕餮的事交给许宣和白夭夭来办,并提醒他们妖帝可能已与饕餮联手。碍于白夭夭妖族的身份,二帝没有说出贪狼格可能在妖帝身上的推测。许宣和白夭夭追踪饕餮和炼丹炉,但下落未果。许宣想到白夭夭的血沾染过昆仑镜,或许用白夭夭的血可以追踪到饕餮的下落,但又怕因此会给白夭夭带来危险。

  冷凝看到药师宫的人如今对自己敬而远之的态度,心生苍凉。冷凝找到许宣,与许宣一番交谈过后,终于对许宣放下偏执,表示自己将会离开药师宫,独自生活赎罪。随后许宣与白夭夭说起冷凝一事,见白夭夭对冷凝放下仇恨,很欣慰白夭夭的成长。白夭夭的肩膀忽然感到剧烈疼痛,原来是斩荒正发动万象令,以此来惩戒白夭夭背叛妖族投靠九重天。

  药师宫弟子为冷凝打点后事,觉得冷凝虽然堕入魔道犯下重罪,但已经改邪归正。冷凝毕竟是药师宫之人,药师宫弟子因此欲寻找小青为冷凝报仇。许宣将众人阻拦,怀疑真凶另有他人。此时百草仙君也听闻冷凝之死,因其在凡界历劫时曾是冷凝之父,慨叹之余命仙鹤去协助许宣调查。

  斩荒怒斥白夭夭煽动众妖反抗自己,并将白夭夭关押。此时逆云查到,当初温养斩荒元神之人很可能就是白夭夭,斩荒的贪狼命格则也在白夭夭的身上。斩荒开始怀疑此事,询问小青二十年前西湖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有关温养元神的事。斩荒察觉到小青对此事毫不知情。随后,斩荒以白夭夭的性命来威胁小青,让小青去劝白夭夭归顺妖族。小青无奈,只能对白夭夭谎称确是自己杀了冷凝,劝白夭夭不要再与妖族对抗,并故意与白夭夭发生决裂。

  许娇容与许宣谈话之时,提到冷凝坟冢之上开出红莲,许宣闻言,心中担忧。许宣打算将此事禀告九重天。饕餮为了挑拨生事,暗中告诉许娇容白夭夭其实是蛇妖。许娇容联想起白夭夭的许多举动,恍然明白此事。于是,许娇容借怀孕一事不肯让白夭夭再照顾自己,言语中处处与白夭夭敌对。许宣相劝未果,只能先行安慰略有失落的白夭夭。

  独守昆仑山的白帝弟子潇湘仙子与斩荒开战,双方对峙中,潇湘仙子力量不敌斩荒。斩荒终于以白夭夭、小青的血破除了昆仑山的封印,一举夺下了昆仑山。此时,斩荒承诺白夭夭,假如这世上真的有人能杀死他,这个人只会是白夭夭。

  斩荒却强行取走了齐霄的命格。白夭夭明白,斩荒夺下昆仑山根本就是幌子,其真正的目的是一举取走破军和七杀命格。饕餮此刻也得知,斩荒就是身负贪狼命格之人。饕餮唏嘘自己当年就是替他背了贪狼星这一罪名,才被收在九重天。

  许宣因齐霄重伤、白夭夭下落不明而心有落寞,青帝安慰许宣。白帝质问青帝,关于许宣放走斩荒一事,认为许宣欲与九重天为敌。青帝替许宣辩驳,称白帝杀心过重。潇湘回禀白帝,已将龙王与饕餮关押,只等九重天发落。

  许宣不惜与天帝动手,只为了能够引出斩荒。天帝最后将齐霄等事均交给了许宣去处理。许宣先来到关押饕餮的结界,他通知饕餮龙王已经自尽。饕餮欲送龙王最后一程,许宣拒绝。许宣去见齐霄,齐霄看出许宣已暗中将龙王救下。

  许宣与青帝谈话,承认自己屡次冒犯天帝之罪。许宣许诺待命格之事处理过后,他自会到天地之极,斩断情念,封印五感,化作擎天之石千年,以此来抵罪过。另一边,天兵押送饕餮去往锁妖塔途中,被饕餮趁机逃脱。许宣猜测饕餮是为了龙王的事情而逃,打算以此引饕餮来寻自己。

  饕餮牺牲自己的性命终复活了龙王。龙王悲伤道别饕餮,并承诺白夭夭,三界中谁敢与之为敌,便是与龙族为敌。斩荒因饕餮的帮助而见到白夭夭,他对白夭夭诉说衷情。而白夭夭之所以暗中见斩荒,则是因为想要助齐霄取回命格,却没想到被斩荒掳走。

  许宣察觉到白夭夭引西湖水灭红莲业火,导致最后一处封印蛟龙的水结界破裂,蛟龙出世,临安城陷入一片灾难。恰逢此时,许娇容正要生产,李公甫出门寻找许宣为其接生,却遇大水淹城,消失无踪。许宣与白夭夭一同对抗蛟龙,终将蛟龙杀死。

  白夭夭与天帝交谈,决定要离开许宣,一人承担罪责。西王母见到白夭夭,说明白夭夭身具魔性可能引发的严重后果,劝白夭夭不忘初心,白夭夭领悟道心。众小妖们在城中捡到一个小孩,找不到其父母,想尽办法逗小孩开心。

  蓬莱仙山,仙鹤感叹白夭夭的眼睛,白夭夭只道小青为自己而死,而自己只不过是失去一双眼睛罢了,白夭夭让仙鹤也为自己备下了无草,打算忘记一切,与许宣斩断关系。许宣欲与白夭夭说清楚,仙鹤阻拦,替白夭夭传话,谢许宣的一城烟火。

  许宣则找骊山圣母,询问对方如何才能替白夭夭修补灵珠让眼睛恢复,自己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许宣送白夭夭入塔,问其因自己的自私,没有让她喝下了无草,白夭夭可会怨他,白夭夭称自己不会后悔,并道倘若许宣背弃承诺今日随其一起进入雷峰塔,她便与塔同毁。

  白夭夭发现满身鲜血之人并不是法海,而是许宣。原来许宣将自身仙骨化血,以此来清除白夭夭身上的魔气,并托法海替自己照顾白夭夭。只是,仙骨化血这一方法不能一次将魔气除尽,需要许宣每隔一段时间便经历一次痛楚,才可彻底将白夭夭的魔魇消除。青帝与白帝谈论许宣如此不顾一切的行事,却也看开,决定这一次不再插手。

  白夭夭发现自己的眼睛原来早已可以看到事物,并且得知了许宣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想起当初许宣立誓:桃花林开,西湖水干,雷峰塔倒,断桥之约。最后,夭夭在西湖边上,终于等来了许宣。

  师从骊山圣母,初化人形之时与上仙紫宣相爱,得名白夭夭,后紫宣为救白夭夭魂飞魄散。历经千年白夭夭重遇紫宣转世许宣展开一段人与妖的虐心之恋。

  前世为上仙紫宣,转世为药师宫宫上许宣,深情高冷。天生便是七杀命格,注定一生孤独,然而他却遇上了白夭夭,白夭夭也成为了他生命中最大的劫数。两世都对白夭夭深情不悔,然人妖殊途波折重重。

  千年前为白帝首徒凌楚,千年后捉妖师齐霄,与小青有一段虐心之恋,后因人妖殊途实因破军命格而入空门。为救苍生白夭夭自愿入塔,法海保护她一同入塔修行。

  青蛇,与捉妖师齐霄有一段恋情。为拿回齐霄破军命格和救齐霄与白夭夭而自碎灵珠,后化作一颗碧色琉璃珠常伴齐霄左右。

  妖帝。斩荒拥有麒麟之身,身负万象令,而天族对妖族的不断压迫,他历经千年重聚元神,变身“幕后boss”,不仅武力值高,更是心思谨慎缜密,步步为营只为妖族存亡。

  药师宫大小姐,许宣师妹。冷凝自幼乖巧懂事,一路追逐师兄许宣的脚步,默默守护与陪伴,后因白夭夭的出现和他人的挑拨,逐化成妖魔堕入魔道,使出浑身解数欲将师兄夺回身边,上演因爱生恨至“黑化”的感情纠葛。

  饕餮冷酷而邪恶,是扰乱三界的混世魔王。本是龙王之子,却因不甘龙族任人驱使而叛逃九重天,更放出蛟龙使得紫宣(许宣前世)元神碎裂。

  该剧拍摄时,恰逢任嘉伦生日,剧组为他准备了庆生活动,并为他献上了生日蛋糕。

  为了能够表现出剧中角色阴狠毒辣的眼神,傅方俊每天对着镜子练习表情和眼神。

  该剧可以说在改编的道路上走得非常远,可能正因为《白蛇传》是经典的故事,使得编剧导演不得不借助它本身的故事内核另辟蹊径。作为新编故事,该剧增添了许多创新的元素。总体来说,该剧的故事依然是以《白蛇传》为蓝本,但是增加了更多的奇幻与虐恋的元素,白夭夭和许宣双生双世的爱情故事,又多了几分仙侠的味道,剧中的人设被赋予了更多新鲜感

  该剧中有很多经典剧情的体现,如:白蛇化人、西湖相会、雄黄酒现原形、雷峰塔镇妖等。让观众意外的是,白夭夭与大众熟悉的“蛇精”形象大不相同,走的可爱萌蠢路线。此外,该剧剧情进度快,但道具和特效的粗糙也让观众颇有微词。该剧在剧情、演员阵容方面有了创新的尝试,但在细节方面或许应该有更多的推敲。

  最近上线的新剧很多,但值得一追的少之又少。其中大部分都是让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剧」。《天乩之白蛇传说》便是一个代表。作为N代“白娘子”的粉丝,院长很早前就对这部剧产生了兴趣。再加上宣传阶段,杨紫的哭戏也引发了不少讨论,无形中提升了观众的期待值。感受下,哭戏还是...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