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吴长江一审被判十四年 暂未上诉
 

  12月22日,法治周末记者从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惠州中院)获悉,惠州中院在12月21日对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中国)原法定代表人、总裁吴长江挪用资金、职务侵占案作出一审判决。

  “惠州中院以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判处被告人吴长江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万元,并责令被告人吴长江退赔人民币370万元给被害单位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惠州中院发给法治周末记者的资料显示。

  2016年9月1日至9月2日,惠州中院开庭审理了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一案。

  在当时的庭审中,公诉人指控吴长江在2012年至2014年8月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个人决定将雷士中国的92388万元银行存款转为保证金,为其实际控制的5家公司做质押担保,所贷款项由吴长江支配使用,用于重庆无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极公司)的雷士大厦项目建设等,而这一行为未经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控股)授权,同时也未经过雷士中国董事会通过。

  “后由于被告人吴长江无力偿还上述贷款,致使银行将雷士中国公司的人民币55650.23万元保证金强行划扣,造成雷士中国公司巨额损失。”公诉人称。

  起诉书显示,雷士中国和雷士控股的关系如下:雷士中国的唯一股东是香港雷士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雷士),香港雷士的唯一股东是世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通投资),世通投资的唯一股东是雷士控股。雷士控股曾聘任吴长江为雷士控股总裁、世通投资公司董事长、香港雷士董事长以及雷士中国董事长。

  记者获取的该案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如不服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惠州中院或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

  在今年9月初的庭审中,吴长江当庭承认将雷士中国的存款转为保证金并为无极公司等5家公司进行质押担保一事属实,但他表示,自己做这件事是为了公司利益,而非个人利益。因为雷士控股曾经和重庆市南岸区政府以及无极公司的母公司香港无极照明有限公司(香港无极)签订过一份三方协议,三方约定,必须满足多项条件后,雷士控股才能享受税收优惠等政策。

  这份三方协议显示,雷士控股需要满足的条件包括雷士控股的中国总部和香港无极照明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为10亿港币、雷士体系在重庆总投资达20亿元等。

  “然而雷士控股只愿意投资2亿元。我为了能够让公司享受到相关优惠政策,本来是想用自有资金投资建设雷士大厦。”吴长江当时说,但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自己的资金状况恶化,才想到用质押担保的方式,贷出款项来,供雷士大厦建设使用。

  一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在案证据证明,本案中的贷款发放后,均由被告人吴长江支配使用,用于雷士大厦的项目建设、偿还先前的银行贷款、个人借款等。其中用于归还自然人杨淑英的1600万元借款明显属于归个人使用。

  “用于雷士大厦项目建设的资金,该项目虽然有‘雷士’字样,但本案中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吴长江的供述以及《雷士控股有限公司总部项目招商协议书》等证据证实,雷士大厦项目由吴长江实际控制的无极公司开发,雷士大厦项目的土地并非归雷士中国所有,雷士中国也不参与投资,只是在大厦建成后可能租用办公,雷士中国并不享有该项目的所有权或收益权。”一审法院认为。

  至于根据《雷士控股有限公司总部项目招商协议书》的约定,达到一定条件后,重庆市南岸区政府承诺给予雷士控股中国企业总部相关优惠,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称,这属于当地政府一种附条件的优惠政策承诺,并不能说明雷士中国能从雷士大厦项目中获利。

  “上述事实表明,吴长江在本案中所贷款项系出于个人使用的目的,相应的,为其成功贷款所必须的保证金也是用于其个人使用的目的,即本案中雷士中国的银行存款被吴长江用于个人使用,而非被告人辩解及其辩护人辩护所称贷款系为了雷士中国的利益。”判决书显示。

  也因此,法院对于吴长江及其辩护人关于吴长江不构成挪用资金罪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判决吴长江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

  在庭审中,公诉人还称,吴长江有涉嫌职务侵占的行为。2014年期间,吴长江利用担任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雷士)法定代表人的职务便利,将重庆雷士的370万元废料款汇入个人和前妻账户。该370万元部分被吴长江用于偿还个人债务,部分被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划扣执行支付生效民事判决确定的债务。破案后,上述人民币370万元未能追回。

  刑法第271条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对于职务侵占370万元的指控,吴长江当庭辩称,之所以将重庆雷士的370万元废料款打入其个人账户,是因为公司在业务过程中有很多隐性支出或灰色收入无法入账,公司就决定用非营业收入来解决这部分费用。而且自己通常会有私款公用、公款私用的情况,在这370万元打入个人账户之前,自己为公司垫付的、有合同可查的资金已超过370万元。

  公诉人当时对此的回复是,腐败行为在任何情况下都应打击,而且从这370万元的资金流向看,要么被法院扣划,要么用来还个人借款,吴长江将废料款转入个人账户,证据确凿,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

  一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吴长江辩称其将370万元用于公司无法正常报账的业务费、接待费等开支,辩护人提出了一系列证据,意图证明吴长江将370万元用于公司非正常开支。但辩护人提交的证据及在案的其他证据均无法证实吴长江确实在工作中存在不能正常报销的业务费和接待费等费用,不能证明吴长江自己垫付了公司的业务费或接待费,也不能证明涉案的370万元被吴长江用于上述开支,吴长江本人亦未供述其何时为何公司利益支付了多少业务费、接待费且无法正常在公司报销,故对于上述辩解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在案证据证实,2014年年初,被告人吴长江利用担任重庆雷士法定代表人的职务便利,要求财务出纳黄某等人370万元汇入吴长江及其前妻个人账户。该370万元没有列入公司帐目,而是由黄某利用个人账户收取后转给吴长江及其前妻的个人账户,公司其他人员对此亦不知情,说明资金使用人吴长江不愿意此事被其公司或他人知悉,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而客观上被告人吴长江确实使用了这370万元废料款,故被告人吴长江的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惠州中院在一审判决书中表示。

  据此,惠州中院判决吴长江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十万元。

  “吴长江总和刑期为有期徒刑十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一审判决称。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