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吴长江反击:王冬雷“七宗罪” 侵吞其1亿港币
 

  人民网9月11日电 被雷士股东大会决议除名后,吴长江今天再次发声,并爆猛料。吴长江已经在香港和大陆发起7起诉讼,并指控王冬雷侵吞了换股时德豪润达应支付其的一亿多港币,涉嫌犯罪。

  “德豪”系上位以来,王冬雷代表的雷士董事会对吴长江的指控依然穷追不舍,昨天雷士指控吴长江涉嫌“三宗罪”以及违规抵押担保。而吴长江亦迅速做出反击。

  今天,吴长江在北京召开媒体通气会,现场播放了王冬雷在8月8日带领人员抢夺单位公章并殴打工作人员的监控视频。对王冬雷的种种行为,吴长江称,目前已经在重庆、惠州和香港多地对王冬雷发起了7起诉讼。

  其分别向惠州市惠城区法院、重庆万州区法院、重庆南岸区法院提起了要求王冬雷返还公司印章、证照和禁止非法使用抢夺之印章、证照的诉讼;向重庆市南岸区公安局提出了要求追求王冬雷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罪”或“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刑事责任控告,该案已经由治安案件转入刑事立案审查;要求追究王冬雷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形式责任控告;向开曼群岛院和香港区域提出了对王冬雷及雷士控股非法决议的无效诉讼。

  2012年陷和软银赛富、施耐德的股权之争时,吴长江为争雷士控制权,和王冬雷的德豪润达进行换股,两人的换股是通过现金购买对方上市公司等额股值进行。

  根据吴长江陈述,其在“雷士控股”的股票转让给“德豪润达”的对价款中有一个多亿港币不知去向,而该笔款项的主要经手人是王冬雷本人,如该巨额款项被其鲸吞,那么,王冬雷先生就涉嫌职务侵占罪。

  对此,吴长江先生已经委托律师依法进入证据收据阶段,一旦证据收集完整,将依法向有关司法机关提起刑事控告。

  昨天,雷士照明称吴长江或面临挪用资金罪或职务侵占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三宗罪。8月29日雷士照明公司请求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重庆雷士的银行账户进行查封,在查封过程当中发现某些账户有异常,发现吴长江违规进行抵押担保的书面证据。

  对此,吴长江解释,该担保是和重庆市南岸区政府、香港无极照明合作建设“雷士总部大厦项目”中,为无极照明提供的担保,“雷士中国”的担保行为“最终指向的是雷士的根本利益”。

  吴长江称,在2010年12月16日,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政府、香港无极照明有限公司及雷士控股三方已签署协议,约定南岸区政府向香港无极出让土地,由香港无极投资建设“雷士总部大厦项目”,雷士控股不投入资金,但需在建成后将中国企业总部与结算中心迁入,在达到约定总产值和纳税额度后享受南岸区政府的优惠政策。但因项目出现资金短缺,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向银行为香港无极提供担保,香港无极则用在建项目为“雷士中国”提供反担保,

  对涉嫌“ 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与挪用单位资金的指控,吴长江的法律顾问熊智表示,吴长江并未直接操控上市公司“雷士控股”,实施担保行为的是在重庆注册的雷士(中国)有限责任公司,与雷士控股相隔四重关系,故吴长江的行为并未对雷士控股造成重大损失。

  同时,熊智指出“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属中国刑法规定,并不适用于在香港上市的雷士控股。

  尽管8月29日召开的雷士照明股东大会95.84%的股东赞成罢免吴长江董事及董事会下属委员会的所有职务,但这场风波至今仍未完结。

  吴长江坚持声称自己仍然是雷士控股的股东之一,并且他的股份比王冬雷个人在“雷士控股”的持股比例要高得多。“我的股权结构分别为已经决议通过的(含期权)的2.4%和通过“德豪润达”我的持股比例反射到“雷士控股”的5.13%。”

  虽然已被出局,但吴长江表示,至今还没有收到过一份真正的关于他职务任免的“董事会决议”或“股东会决议”。唯一一份是依程序于2014年8月29日在香港召开的“雷士控股”股东大会决议,因大会拒绝吴长江先生委托的股东代表参会,他也只能通过相关媒体的报道了解只言片语。

  即便如此,吴长江仍然依照香港法律对该决议提出了诉讼。因此,即便该决议已经形成,由于正在接受司法审查而不能当然有效。

  吴长江的法律顾问熊智称,吴长江是雷士当前合法的法定代表人。基于所涉争议正在境外司法程序中,中国境内的有关“雷士照明”的章程及法定代表人更换程序显然不能先行处理。因此,在司法未决和行政变更登记未实施之前,吴长江仍然是唯一合法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其有权利也有责任维护公司稳定,组织生产,保护公司利益。

  对于吴长江此次能否重新掌舵雷士,业内人士认为,雷士照明罢免吴长江的相关事宜,要等待程序完成,而吴长江想要像前两次一样逆转,机会已很渺茫。

  此前,以王冬雷为主导的董事会宣布暂停大本营重庆总部的运作,并在惠州设立临时总部。而吴长江主导的重庆万州工厂则拒绝交出管理权,拒不承认惠州总部。

  据了解,目前王冬雷重庆雷士照明和万州工厂的接管进展并不顺利,惠州工厂仍未恢复正常运营。重庆万州工厂虽然恢复了生产,但由于此前王冬雷冻结了银行账户和销售系统,生产仍未全面恢复,每天损失将近100万元。来源:王丽芬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